当前位置:主页 > 塑料桶 >

【源于商丘的成语典故】姑妄听之

发布日期:2021-10-13 05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手机报码最快结果。“姑妄听之”中的“姑”为暂且的意思;“妄”即随便、胡乱的意思。“之”为人称代词,代替人或事物。这一成语是说:姑且随便听听,不一定就相信。

  典故出自战国时宋国人庄周在他的著作《庄子·齐物论》中讲的一段故事:瞿鹊子向长梧子问道:“我从孔夫子那里听到这样的谈论:圣人不从事琐细的事务,不追逐私利,不回避灾害,不喜好贪求,不因循成规;没说什么又好像说了些什么,说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有说,因而遨游于世俗之外。孔夫子认为这些都是轻率不当的言论,而我却认为是精妙之道的实践和体现。先生你怎么看呢?”

  长梧子告诉他:这些话即使圣人黄帝听了也会疑惑不解,孔丘更不会知晓的……你既然问我,我就姑且给你胡乱说一说,你也就胡乱听一听算了。

  长梧子给他讲:圣人与日月共明,怀抱着宇宙,跟天地万物吻合为一体,置各种混乱纷争于不顾,把世俗中的卑贱与尊贵都看作是等同的。一般人总是一心忙于去争辩是非,圣人却大智若愚,糅合古往今来多少事物为一体却精纯不杂。万物全都是这样,而且因为这个缘故相互蕴积于浑朴而又精纯的状态之中。

  接着,长梧子给他讲:贪恋地活在世上是不是迷惑是说不清楚的。对于人厌恶死亡,长梧子说是不是像年幼流落他乡而老大还不知回归,他也说不清楚。他举例说:过去有一个地方叫艾,那里的封疆守土官吏有个女儿丽姬,晋国征伐那里时将她俘获了,她当时哭得泪水浸透了衣襟;后来她到晋国,却进入了王宫,跟晋侯同睡一床而被宠为夫人,吃上美味珍馐,也就后悔当初不该那么伤心哭泣了。因此又怎么知道那些死去的人不会后悔当初的求生呢?

  长梧子还说:睡梦里饮酒作乐的人,天亮醒来后很可能痛哭饮泣;睡梦中痛哭饮泣的人,天亮醒来后又可能在欢快地逐围打猎。正当他在做梦的时候,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。睡梦中还会卜问所做之梦的吉凶,醒来以后方知是在做梦。人在最为清醒的时候方才知道他自身也是一场大梦,而愚昧的人则自以为清醒,好像什么都知晓,什么都明了。君尊牧卑,这种看法实在是浅薄鄙陋呀!孔丘和你都是在做梦。我说你们在做梦,其实我也是在做梦……上面讲的这番话,它的名字可以叫作奇谈怪论。万世之后假若一朝遇上一位大圣人,悟出上述一番话的道理,这可能也是偶遇上的。倘使我和你展开辩论,你胜了我,我没有胜你,那么,你果真对,我果真错吗?倘若我胜了你,你没有胜我,那么是我果真对,你果真错吗?难道我们两人有谁是正确的,有谁是不正确的吗?难道我们两人都是正确的,或都是不正确的吗?我和你都无从知道,而世人原本也都承受着蒙昧与晦暗,我们又能让谁作出正确的裁定呢?让观点跟你相同的人来判定吗?既然看法跟你相同,怎么能作出公正的评判?让观点跟我相同的人来判定吗?既然看法跟我相同,怎么能作出公正的评判?让观点不同于我和你的人来判定吗?既然看法不同于我和你,怎么能作出公正的评判呢?让观点跟我和你都相同的人来判定吗?既然看法跟我和你都相同,又怎么能作出公正的评判呢?如此,我和你跟大家都无从知道这一点,还等待别的什么人呢?辩论中的不同言辞跟变化中的不同声音一样相互对立,就像没有相互对立一样,都不能相互作出公正的评判。用自然的分际来调和它,用无尽的变化来顺应它,还是用这样的办法来了此一生吧。什么叫调和自然的分际呢?对的也就像是不对的,正确的也就像是不正确的。对的假如果真是对的,那么对的不同于不对的,这就不须去争辩;正确的假如果真是正确的,那么正确的不同于不正确的,这也不须去争辩。应该忘掉死生,忘掉是非,到达无穷无尽的境界,因此圣人总把自己寄托于无穷无尽的境域之中。

  “我姑且给你胡乱说一说,你也就胡乱听一听”,《庄子·齐物论》的原文是“予尝为女(汝)妄言之,女(汝)亦以妄听之奚”。“姑妄听之”这一成语,就是从这句话中提炼出来的。

  例句:“姑妄言之姑听之,豆棚瓜架雨如丝。料应厌作人间语,爱听秋坟鬼唱诗。”(《聊斋志异》渔洋山人《题辞》) (686)

  “姑妄听之”中的“姑”为暂且的意思;“妄”即随便、胡乱的意思。“之”为人称代词,代替人或事物。这一成语是说:姑且随便听听,不一定就相信。

  典故出自战国时宋国人庄周在他的著作《庄子·齐物论》中讲的一段故事:瞿鹊子向长梧子问道:“我从孔夫子那里听到这样的谈论:圣人不从事琐细的事务,不追逐私利,不回避灾害,不喜好贪求,不因循成规;没说什么又好像说了些什么,说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有说,因而遨游于世俗之外。孔夫子认为这些都是轻率不当的言论,而我却认为是精妙之道的实践和体现。先生你怎么看呢?”

  长梧子告诉他:这些话即使圣人黄帝听了也会疑惑不解,孔丘更不会知晓的……你既然问我,我就姑且给你胡乱说一说,你也就胡乱听一听算了。

  长梧子给他讲:圣人与日月共明,怀抱着宇宙,跟天地万物吻合为一体,置各种混乱纷争于不顾,把世俗中的卑贱与尊贵都看作是等同的。一般人总是一心忙于去争辩是非,圣人却大智若愚,糅合古往今来多少事物为一体却精纯不杂。万物全都是这样,而且因为这个缘故相互蕴积于浑朴而又精纯的状态之中。

  接着,长梧子给他讲:贪恋地活在世上是不是迷惑是说不清楚的。对于人厌恶死亡,长梧子说是不是像年幼流落他乡而老大还不知回归,他也说不清楚。他举例说:过去有一个地方叫艾,那里的封疆守土官吏有个女儿丽姬,晋国征伐那里时将她俘获了,她当时哭得泪水浸透了衣襟;后来她到晋国,却进入了王宫,跟晋侯同睡一床而被宠为夫人,吃上美味珍馐,也就后悔当初不该那么伤心哭泣了。因此又怎么知道那些死去的人不会后悔当初的求生呢?

  长梧子还说:睡梦里饮酒作乐的人,天亮醒来后很可能痛哭饮泣;睡梦中痛哭饮泣的人,天亮醒来后又可能在欢快地逐围打猎。正当他在做梦的时候,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。睡梦中还会卜问所做之梦的吉凶,醒来以后方知是在做梦。人在最为清醒的时候方才知道他自身也是一场大梦,而愚昧的人则自以为清醒,好像什么都知晓,什么都明了。君尊牧卑,这种看法实在是浅薄鄙陋呀!孔丘和你都是在做梦。我说你们在做梦,其实我也是在做梦……上面讲的这番话,它的名字可以叫作奇谈怪论。万世之后假若一朝遇上一位大圣人,悟出上述一番话的道理,这可能也是偶遇上的。倘使我和你展开辩论,你胜了我,我没有胜你,那么,你果真对,我果真错吗?倘若我胜了你,你没有胜我,那么是我果真对,你果真错吗?难道我们两人有谁是正确的,有谁是不正确的吗?难道我们两人都是正确的,或都是不正确的吗?我和你都无从知道,而世人原本也都承受着蒙昧与晦暗,我们又能让谁作出正确的裁定呢?让观点跟你相同的人来判定吗?既然看法跟你相同,怎么能作出公正的评判?让观点跟我相同的人来判定吗?既然看法跟我相同,怎么能作出公正的评判?让观点不同于我和你的人来判定吗?既然看法不同于我和你,怎么能作出公正的评判呢?让观点跟我和你都相同的人来判定吗?既然看法跟我和你都相同,又怎么能作出公正的评判呢?如此,我和你跟大家都无从知道这一点,还等待别的什么人呢?辩论中的不同言辞跟变化中的不同声音一样相互对立,就像没有相互对立一样,都不能相互作出公正的评判。用自然的分际来调和它,用无尽的变化来顺应它,还是用这样的办法来了此一生吧。什么叫调和自然的分际呢?对的也就像是不对的,正确的也就像是不正确的。对的假如果真是对的,那么对的不同于不对的,这就不须去争辩;正确的假如果真是正确的,那么正确的不同于不正确的,这也不须去争辩。应该忘掉死生,忘掉是非,到达无穷无尽的境界,因此圣人总把自己寄托于无穷无尽的境域之中。

  “我姑且给你胡乱说一说,你也就胡乱听一听”,《庄子·齐物论》的原文是“予尝为女(汝)妄言之,女(汝)亦以妄听之奚”。“姑妄听之”这一成语,就是从这句话中提炼出来的。

  例句:“姑妄言之姑听之,豆棚瓜架雨如丝。料应厌作人间语,爱听秋坟鬼唱诗。”(《聊斋志异》渔洋山人《题辞》) (686)· 预产期快到了准妈妈要做好这5大准备措施快看看